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字在指尖

一笺淡雅,一曲雨季,世间足够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初雪  

2011-11-30 07:01:53|  分类: 随笔小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早说起冬里的故事,例如那风冷,例如那室暖,还有,更多的是我每每纠缠不放的雪念。
  
  昨傍晚起,那期了很久的初雪,终于降临。可以想到我的惊喜吧,可是,我却什么都没有说,它已经成为我心间的不能渲染。

冬的走近,比想象中轻悄。秋还未把衣装收好,冬已裹了寒巾临门。世间哪有公平说,时季也可多贪半分毫。只是,冬将雪裘搁置得久了,翻腾了这许多时日,才将它于今时晾晒。初雪,一般都是如此的轻盈吧,像佳人的微一抬手,略一扫眉,恰一次扑妆。这种柔润,总好过雨的恣意,即使雪中帽不遮发,衣不掸落,依然是轻轻一沾染,无丝毫放肆的侵淋。
  
  简单的心,其实也曾是祈得这般相待吧,如初雪落般不惊扰且更无伤。初雪的时候,是谁在天涯的那端睡着,未有人去作一字半语的醒搅。出去走走,雪如少女般未经事的目光,不见一丝尘重,不浸半点垢迹,任它落在低垂而展的颈间,落在眉睫处又轻巧离了,落在发际被体温呵融,落在脸颊处甚至无觉冰凉,最是落在唇畔,如婴儿的吻,略微的濡湿,忽然发现,原来纯白也有味道,就是这般落在唇边的无息却香甜。
  
  初雪也是如此贪玩的吧,这一冬的初雪,依然是只研开了我一个人的心墨。以初雪的心墨,植一颗雪树,期此冬的一场场雪临,伺它长成,待得一树蓬然,看满树雪片般的叶子上,满满印着相遇后的一一表情。
  
  何时,彼端,亦会落雪,是否终会在雪中知晓,那最是一俯首的寥落,还有那一抬眸的倔强且也温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